围棋地图

围棋或能助力朝鲜半岛的统一 从术语统一开始

2010年广州亚运会,在围棋混双项目比赛前,朝鲜的朴虎吉、赵新星组合与韩国崔哲瀚、金仑映组在握手。2010年广州亚运会,在围棋混双项目比赛前,朝鲜的朴虎吉、赵新星组合与韩国崔哲瀚、金仑映组在握手。

  日前,韩国乌鹭围棋网发表了一篇名为《让围棋,助力朝鲜半岛的统一》的文章,讲述围棋在朝鲜半岛统一问题是可能起到的重要作用,具体内容如下:

  2018年4月的南北峰会中,文在寅和金正恩历史性地握了手。从此以后,人们对于朝鲜半岛和平统一的期待感越来越高。虽然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中,这一进程有时显得太过缓慢,但是各种努力却始终都没有停止。

  何时能够统一,没有人能知道。但是要想完成统一,首先要统一语言和文化。使用各不相同的语言还能实现统一,这是不可思议的。两德分裂时,东西德的德语学者曾“约定”不改变两国的德语语法。两德的统一能够实现得这样顺利,这种“约定”居功至伟。

  目前,朝鲜半岛的语言问题相当多。南北朝鲜的语言,现在都已经接近于外语。现在,如果让韩国人听朝鲜的广播,几乎听不太懂。这就好比济州岛人用他们的方言接待外地人。

  正因为如此,统一南北朝鲜的语言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目前各方面也在做这项工作。朝鲜语大辞典编纂委员会正在编纂《南北朝鲜语大辞典》。从2009年至今,辞典已经收录了12.5万条单词。但是,由于这项工作非常庞杂,进展显得比较缓慢。

  “朝鲜语达人”闫民庸认为,“围棋”有可能对南北朝鲜的统一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围棋界人士来说,这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

  他认为,“统一南北朝鲜语言的工作,有许许多多的障碍。但是,围棋不一样。因为从古至今,朝鲜人都爱玩围棋。此外,体育语言有一个极大的妙处,可以中和语言中的政治色彩。先统一围棋语言,再一点一点向其他体育领域扩展,到报道语言,最终可以统一老百姓所使用的语言。

▲ 闫民庸的正式职务是”京乡新闻体育组组长“。但是,他更以”朝鲜语达人“闻名于世。他所编写的《高傲的朝鲜语达人》系列图书大受读者的欢迎。这部图书竟然连续印刷了40余版。曾任韩国语文校验记者协会副会长的闫民庸曾在国立韩国语研究院的《标准韩国语大辞典》中找出几百个错误。2002年,他还在中学语文教科书中找出了数个错误。2005年,他还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说明材料中找出了语法错误。因为这些功劳,他曾两次获得《韩国语文大赏》。  ▲ 闫民庸的正式职务是”京乡新闻体育组组长“。但是,他更以”朝鲜语达人“闻名于世。他所编写的《高傲的朝鲜语达人》系列图书大受读者的欢迎。这部图书竟然连续印刷了40余版。曾任韩国语文校验记者协会副会长的闫民庸曾在国立韩国语研究院的《标准韩国语大辞典》中找出几百个错误。2002年,他还在中学语文教科书中找出了数个错误。2005年,他还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说明材料中找出了语法错误。因为这些功劳,他曾两次获得《韩国语文大赏》。

  闫民庸认为,南北朝鲜人进行相互交流时,最大的问题是名词。南北朝鲜语言中名词的异质化问题相当严重。“偏头痛”“禽流感”“疫苗”“荧光灯”“盒饭”“蛋糕”等单词,如果不去查词典,双方根本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 朝鲜的围棋人才,赵新星和朴虎吉▲ 朝鲜的围棋人才,赵新星和朴虎吉

  如何统一围棋术语?

  如果要统一南北朝鲜的围棋术语,还是应该先以围棋文化相对发达的韩国围棋术语为准。同时,也要尽量使用朝鲜的围棋术语。由于韩国的许多围棋术语是从日本围棋术语直译过来的,也可以借此机会进行一次大整理。

  当然,也没有必要全部清除日本围棋术语。像“星”“虚刺”等术语,完全可以直接使用。即便是在朝鲜,也有一些朝鲜式单词自己消声匿迹了。朝鲜曾把“冰糕”称为“冰桃”,但是由于使用者很少,最终“冰桃”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 朝鲜儿童学习围棋▲ 朝鲜儿童学习围棋

  围棋,让南北朝鲜更亲近。

  据说目前,朝鲜也有了棋院。当然,朝鲜的棋院叫“围棋场”。里面不但有围棋,还零售啤酒。据说朝鲜已经放弃了计划经济,强调各单位的独立核算。这样一来,个人的商业活动就有了相当大的空间。如果真是这样,市场经济将日益发展。

  朝鲜围棋协会初段金柱成说,“朝鲜开始奖励围棋选手,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当时,主导朝鲜围棋的人是在日本的朝侨。从日本进口围棋入门书籍、定式书籍,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目前,韩国棋手的视频、日本棋院的围棋杂志在朝鲜相当普遍。现在,各个地区都有许多业余高手。与平壤相比,体育活动相对较少的地区,对围棋的关注度更高。我的围棋老师认为,围棋一定可以成为南北交流的核心要素。我做梦都希望朝鲜的围棋人才能够与韩国的职业棋手一道在世界舞台上有所作为。”

▲ 金柱成,出生于日本东京,在大阪长大。1979年,朝鲜进行在日侨胞归国活动时,与祖父母一起回到朝鲜。其间,他在师范大学专攻排球,并成为一名教授。后来,发表多篇短篇小说,还曾在在朝鲜国家科学院工作。2008年,他到韩国定居。  ▲ 金柱成,出生于日本东京,在大阪长大。1979年,朝鲜进行在日侨胞归国活动时,与祖父母一起回到朝鲜。其间,他在师范大学专攻排球,并成为一名教授。后来,发表多篇短篇小说,还曾在在朝鲜国家科学院工作。2008年,他到韩国定居。

  1989年8月,朝鲜体育联合会下设了朝鲜围棋协会。如果说在此之前,围棋只是特殊阶层的娱乐活动,从这时起围棋已经成为全国性的游戏项目。1990年5月,朝鲜在平壤召开了第一届全国围棋大会。

  金柱成回忆当时朝鲜的围棋圈,“参加围棋大会,单位会给30-40天的假期。如果要参加秋天的共和国锦标赛,4-5月份就要开始练习。由于参加围棋大会,是国家性活动,各单位必须予以协助。假如选手获奖,那是各单位乃至各道的荣誉。”

  1991年开始学习围棋的崔恩雅,1992年10月在世界女子业余围棋锦标赛上夺得第8位时只有7岁。当时,金日成主席曾经亲自接见崔恩雅。他说,“围棋是最高的智慧游戏”,并要求与会的军事指挥官大力培养围棋人才。

  平壤少年宫、万景台少年宫等各地区的少年宫都有围棋小组。在朝鲜,少年宫就是培养有才华的少年儿童的地方。

  “能进少年宫的孩子,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孩子。韩国选手出战的对局视频虽然不能随意观看和携带,只要得到朝鲜体育委员承认就可以随意观看。在少年宫,孩子们一边看视频,一边学习围棋。”

  崔恩雅、赵新星、文荣三、崔京周、权美艳这样的围棋人才都是日本朝侨的子女。他们不但经济情况比较好,还可以从日本得到各种围棋资料。

  随着围棋少年实力的提高,一部分孩子开始成为高段位棋手。事实上,已经有少年具有7段以上棋力。聂卫平九段在指导在中国留学的孩子们后认为,“他们已经超过了业余水平,大约具有职业5-6段的实力。”

▲ 在平壤围棋院学习围棋的孩子们。在体育指导委员会的指导下,各道均有围棋培训机构。▲ 在平壤围棋院学习围棋的孩子们。在体育指导委员会的指导下,各道均有围棋培训机构。

  崔恩雅、文荣三学习围棋 的90年代,朝鲜还没有棋谱用纸。他们只能在学生用的练习册上用笔画出方格和线条,直接制作棋谱用纸。他们在这里记录LG杯、三星火灾杯、农心辛拉面杯、KBS围棋王战的棋谱并每天反复学习。

  “赵治勋九段属于日本棋院,所以朝鲜的孩子们可以观看他的视频。至于李昌镐九段、李世石九段,虽然有所制约,但是也也可以学习。围棋教师在他们出现在视频的时候,往往称他们为‘A国棋手’。但是,学习围棋的孩子们都非常清楚他们都是谁。朝鲜的孩子们非常尊重李昌镐九段。”金柱成说。

  在朝鲜围棋协会创立初期,围棋术语采用了拿来主义。后来,朝鲜围棋协会重新用固有词汇重新命名了围棋术语。

  此后由于政治原因,朝鲜围棋协会几近解散。好在统战部下设的朝鲜跆拳道协会收留了围棋协会。

▲ 出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赵新星选手▲ 出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赵新星选手
▲ 第1届世界智力运动会上夺得冠军的赵大元。左侧为咸泳雨业余7段、右侧为李勇熙业余7段▲ 第1届世界智力运动会上夺得冠军的赵大元。左侧为咸泳雨业余7段、右侧为李勇熙业余7段

  在朝鲜棋手中,赵新星7段和赵大元非常有名。赵新星曾在1998年第1届世界女子业余围棋锦标赛中战胜韩国的金世英业余6段夺得了亚军。赵大元曾在2008年第1届世界智力运动会上,战胜韩国的咸泳雨业余7段夺得了冠军。

  但是,朝鲜还是没有出现职业棋手。虽然朝鲜的围棋人才具有相当的实力,但是他们始终不具备与中日韩顶尖职业棋手在世界大赛中进行对抗的实力。此外,要想正式运行职业棋手制度,需要相当庞大的费用。朝鲜的精英式围棋人才培养工作,存在一些隐患和不足。

  不过,朝鲜人民对围棋的好感依旧。2018年1月,参加平昌冬季奥运会的韩浩哲朝鲜奥林匹克委员会事务局长在接受中央日报记者的采访时说,“在朝鲜,人们都认为能够下好围棋,说明头脑清晰,在实际生活中,也具有高人一筹的博弈能力。”

▲ 2010年亚运会,中国台湾棋手黑嘉嘉与朝鲜棋手赵新星在对局。当时,朝鲜队的教练是李凤日。▲ 2010年亚运会,中国台湾棋手黑嘉嘉与朝鲜棋手赵新星在对局。当时,朝鲜队的教练是李凤日。
▲亚运会,等待对局的朝鲜选手▲亚运会,等待对局的朝鲜选手

  如何推进这项工作?

  南北朝鲜统一围棋术语的工作,需要大量和人力和资金,这项工作远远不像想象得那么容易。南北双方的相关人员应该先设置“南北朝鲜围棋术语统一委员会”(假定)。如果明年,能够得到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预算支持,就可以推进这项工作。他们的工作,首当其冲是协调双方确定统一的围棋术语。

  (木匠)


还可以输入1000

分享到